宣言:风雨无阻创造美好生活-新华网

科技日报:神华何以让人服气?

文章来源:科技日报  发布时间:2004-12-08

神华何以让人服气?

瞿剑

  低调与响亮

  神华集团平时的低调同它所创造的业绩十分不对称。

  由于低调,国内知道它的人并不多,以至于,有人以为神华是一家足球俱乐部。

  但是神华有几项“世界之最”是国内外同行公认并服气的,比如它的主力矿区----神府东胜煤田拥有几个一井一(工作)面年产超千万吨的“巨无霸”矿井群;比如仅用10个月就建成年产千万吨级的榆家梁矿,而依传统建矿理论一个几百万吨级的矿井需5-8年才能建成;比如神华旗下的神东公司连续4年实现千万吨级增长,去年更达到了令人咋舌的年增2000万吨以上规模……

  这些纪录令神华的名字在国际上响亮无比。

  先天与后天

  知道神华的人也有不服气的。为什么?因为它占有得天独厚的资源优势:地处陕蒙交界之处的神府东胜煤田总面积3.12万平方公里,探明地质储量2236亿吨,远景地质储量1万亿吨;尤可称道的是,开采条件优越,煤质精良。怎么个好开法?在一些埋藏浅的地方,下一场雨,煤层顿现,一锹下去,满是“乌金”;煤质好到什么程度?有道是“三低一高”----特低灰、特低硫、特低磷,中高发热量;原国务委员宋健视察矿区,称赞“神东煤”是“城市环保的救星”;日本专家来看过,留下一句话:只要把这里的煤运到海边,有多少我们要多少!

  先天条件好,这一点神华人认账。董事长陈必亭在谈到令人称奇的“神华速度”时,第一条就说“我们占有一块好的资源”。对这一资源禀赋,澳大利亚、美国、南非等当今世界煤炭工业最发达国家的同行都羡慕有加。

  但神华能有今天的成就,是不是仅仅靠老天所赐呢?有两点特别能说明问题:第一,神东的煤炭资源不是今天才有,早几十年前就有人瞄上它,开发活动从未停止;但神华到来后才成了气候,才真正对得起、而不是糟蹋了这块好资源。第二,神华在这里的大规模开发,主要是市场行为。在神华迄今近1000亿元总投资中,国家资本金只占了极少一部分,主要都是银行贷款。神华人负债起家,兢兢业业,在一片不毛之地上建起了我国最大的煤炭生产基地,同时逐年、按额还贷,资产负债率从起步时的90%%逐步降低到目前的近70%%;而且和民营企业最大的不同是,贷款还完后,这片家业还是国家的。

  很显然,神华今天辉煌成就的取得,不光靠先天基础,更靠它后天的真功夫。

  高产与高效

  神华的真功夫中,最引人注目的就是它创造了一套独特的高产高效模式。

  高产,有硬指标为证:神华集团组建至今不到10年,算上其前身华能精煤公司,也不到20年;煤炭产量从集团组建之初的500万吨,到去年的过亿吨,增长200多倍。这样的时间和速度,在世界范围内都是绝无仅有的。

  高效,除了一串响当当的硬指标之外,还包含了更具体丰富的内涵。比如建矿,除了10个月建成的榆家梁矿,神华新矿井的建井时间普遍压缩在1-2年左右。为什么如此之快?靠的是引进世界先进的建井技术,合理摆布井下各生产系统和地面设施配套系统;又比如“搬家倒面”(即一个工作面采完后,设备搬家,倒到另一工作面),过去需要两到三个月,现在完全改变流程,首创综采工作面辅巷多通道快速搬家技术,使短壁开采实现了机械化,最快7天就可以将总重量达6000吨的庞然大物拆、搬、装完,效率增加了数倍。

  信息化和自动化更是值得大书特书的一个亮点。外人去神府东胜煤田,第一印象就是这里实在不像煤矿,因为在矿区地面上见不到一吨煤。工人开着汽车进工作面,到采煤、送出、洗选加工、装车外运,全过程实现遥测、遥控、遥讯自动化控制,井下取消了全部生产辅助系统的岗位工,在世界煤炭工业史上开创了矿井综合信息管理和调度监控网络化、胶带运输监控系统和辅助生产系统自动化以及物流信息化、自动化管理的先河。其核心技术主要包括以太网技术、光纤通信技术和美国ROCKWEIL公司三层网络结构等。该套系统于2000年11月首先在神东大柳塔矿建成,随后又在活鸡兔、榆家梁、补连塔、孙家沟、上湾等矿井推广实施,其技术水平和控制规模,在国内外煤炭行业都没有先例。目前,集团总部至矿区、铁路、港口、电厂等主要子公司之间近2000公里、带宽为155兆的光纤数字信息传输网络已经建成。信息化对传统产业的带动作用初步显现:年产量由1998年的700多万吨上升到2002年的过5000万吨,吨煤成本大幅下降到现在的70元左右,全员工效高出全国平均水平近100倍。

  新矿与旧矿

  作为神华集团的主力矿区,神东煤田如今在发展规模和质量上都足以傲视世界同行业群雄,但它并非生来就如此优秀。

  由于历史和体制的原因,神东煤田按照地域一直分为神府、东胜两家,一在陕西,一在内蒙古,两家争投资,争项目,争外运,互相攀比,重复建设,人员一度达到12000左右。1998年8月,集团下很大决心将两家合并成一个神东公司。所谓“下决心”是有来由的:首先是两套班子的障碍,其次是两个省两个地方政府的障碍,因为这涉及两家地税以后怎么交这样的利害关系。实践证明了“二合一”举措的正确性,人员精简到5000人左右,既有利于开发一体化,又有利于管理,效率极大提高。

  事实上,神华不仅有神东煤田这样起点高、增速快的新矿,它也存在“老厂改造”的国企共性问题,这就是地处神东西部的“西三局四矿”----包头局五当沟矿、海渤湾局公乌素矿、露天矿及乌达局黄白茨矿。

  对神华这样20世纪90年代组建的新国企来讲,1998年接受西三局是一次全方位的挑战:资源枯竭,人浮于事,社会负担沉重,扭亏无望,8万人产几百万吨煤,不改革、不改造,就是等死。西三局一度困难到什么程度?据包头局总经理李福胜介绍,部分下岗职工每月就领168元,孩子上学都得靠捐款;局里的几个处长都辞职不干了。

  经过长时间慎重准备,神华去年用3个月时间,对西三局四矿实施破产。破产后,减员4万人,其中1/3的人买断工龄,自谋职业;其余2/3职工,通过将破产企业优质资产重组成新的企业,以职工及经营者持股等方式,重新进行安置。到年底,破产和重组改制基本完成,并取得阶段性成功:4万人的安置,没有造成大的不稳定;人均工资明显提高,辞职的处长又回来了,宁愿干普通工人;产量也达到1000万吨。按神华部署,将对西三局注入资金等生产要素,最终建成神华的焦化基地,以实现资源的最大化利用。

  诚信与责任

  神华讲诚信,体现在方方面面。

  “借钱要还”,是藏在每一名神华员工心底的诚信,把它付诸实践,就是好好工作,一起让神华好上加好,这样才有能力还本付息。在这一点上,董事长陈必亭有充分理由自豪:神华迄今从未拖欠银行一分钱本息,而且目前拥有银行信贷额度超过1500亿元。

  重信诺,守合同,即使市场明显有利于自己也决不爽约,这是神华诚信的又一种表现。神华尽管手中握有过亿吨的煤炭产量,市场影响举足轻重,但在当前煤炭如此紧张的情况下,神华对电厂、钢厂等用煤大户,煤一吨不少,价一分不加,即使看到人家涨价,他们也不跟风。谈及此,众多发电企业异口同声“幸亏有了神华”。这是诚信,更是国家骨干企业的一种责任。

  数年如一日,从每吨煤中提取0.45元作为环保资金,“搞一个项目,富一方百姓;开一个矿井,绿一片家园”,是神华对社会、对自然的责任。神东公司迄今已累计投入4.2亿元用于环境治理,矿区植被覆盖率由3%%提高到49.1%%,同时矿区工业性用水全部复用井下处理水。于是我们看到了一个个不像煤矿的生态型矿区。

  “煤制油”项目或许是神华责任感的最集中体现。针对国家缺油、而煤炭资源相对丰富的事实,作为国家大型能源企业,神华义不容辞担起了煤炭直接液化和间接液化的研发工作。今年8月25日,神华煤直接液化项目开工;到2007年,神华煤变油可望成为现实。采访中记者感到,对神华来说,这是一件非做不可的事情,它看重的不是经济价值,而是政治、社会价值,因为这直接关系到国家的能源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