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天科工:寻找历史画面外的英雄

    发布时间:2010-10-20
  2009年10月1日,新中国成立60周年阅兵仪式隆重举行。“中国导弹工业的摇篮”——中国航天科工集团公司成为关注的焦点。据了解,此次阅兵航天科工参阅装备阵容强大,总数约占全部阅兵装备的四分之一,接受检阅的包括自行研制的11个导弹型号和多种装备。据介绍,在阅兵式上亮相的11个型号导弹武器装备中,既有可以垂直发射、全方位拦截来袭目标的新型中高空中远程防空导弹,也有新型中远程地地导弹,还用于精确打击纵深重要目标的新型陆基巡航导弹,这些导弹武器代表了我军现役装备的最新水平。 

  在精彩“亮剑”的历史画面背后,是无数个辛勤奉献的航天科工人,他们是当之无愧的“画面外的英雄”。

  我们从航天科工人的讲述中采撷几个代表,他们身上折射的不仅是航天人的历史,更是他们这个队伍整体的风范。

  蔡总:一年在外度过250多天

  60多岁的蔡总是某型号导弹的总指挥和总设计师,该导弹从立项、方案论证,到设计、试验,蔡总参与了全过程。作为行政和技术的总负责人,蔡总比平常更加忙碌,不是在办公室,就是在一线,60多岁的她总是坚持与队员们一起做试验,观察数据,有时一熬就是一个通宵。

  有人给蔡总做过计算,一年365天,有250多天她都是在试验场和来往的路上度过的,几乎每天的工作时间都在十几个小时。在蔡总的主持下,研制队伍仅用了4年时间就完成了该型号从立项到飞行试验、再到设计定型的全部研制工作,成为该单位研制进展最快、成功率最高的型号。

  刘总:“活着干,死了算”

  刘总是某型号导弹的总设计师,他有句口头禅:“活着干,死了算。”

  许多人不知道的是,这位资深专家的胃被切除了3/4。在一次现场排故中,他中午没有及时吃饭,结果胃病复发,造成大出血,生命垂危。进手术室时,他的血压已经降到了零,经过医生全力抢救,他转危为安。尽管如此,刘总从来没把自己当作病人,而是经常超负荷地工作。 

  经过多年艰苦努力,该型号导弹试验连续取得成功,顺利进入了定型阶段。在庆功宴上,当几位队员向他敬酒时,早已滴酒不沾的他毫不犹豫地端起了酒杯,看着一起奋斗多年的战友,他满脸通红,嘴唇颤抖,激动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咱们这几年的辛苦没有白费……”话没说完就哽咽得不能自已。 

  刘滨生:忠骨守望航天热土 

  谁言多崎路,壮士不辞远。为了飞航导弹事业,科研人员付出了辛勤的汗水、毕生的心血,甚至宝贵的生命。 
  
  1995年国庆节,参加某重点型号研制任务的高级工程师刘滨生回到家里,长期出差、高强度的工作让他疲倦不堪。妻子反复劝他去医院做检查,而他总是敷衍一句:“等忙完这一段再去吧。”在北京待了不到一周的时间,刘滨生又一次登上前往东北的列车。 

  11月5日下午,正在上班的刘滨生感到胸闷明显加重,但难忍的胸痛没有迫使他停下手中的工作。他还给家里打了最后一次电话:“任务要拖一段时间,得在这儿过冬了。”当天傍晚6点20分左右,在与同事讨论完当天的工作后,刘滨生回到了房间。躺在床上,他很想甜甜地睡上一觉。 

  几分钟后,刘滨生感到呼吸越来越急促,脸涨得通红。傍晚6点35分,医护人员匆匆赶到,然而,刘滨生却永远闭上了疲倦的双眼…… 

  ……

  正是这些画面外的一个个英雄,用自己宝贵的热血和生命铸就了共和国今天的辉煌,他们将被历史铭记。

  今天我们欣喜地看到,经过半个多世纪的艰苦创业与不断探索,我国的导弹总体水平已接近国际先进水平,部分型号已达到同期国际先进水平。航天科工已基本形成了完备的航天防务装备技术开发和研制生产体系,大幅提升了核常兼备、射程衔接、精确制导、多类型战斗部的地地导弹武器系统和亚超结合、多平台、中远程、多种精确导引方式的飞航导弹武器系统研发生产能力,形成了全空域、多平台防空反导导弹武器系统研发生产能力,其研制生产的多系列多型号导弹武器产品已经初步构建起一个种类齐全、技术先进的中国导弹防御体系!

专题链接:中央企业第二任期考核优秀企业专题报道——中国航天科工集团公司

     中央企业第二任期考核优秀企业专题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