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天集团:竞争性国企如何走出市场一片天

    发布时间:2015-09-14

9月13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关于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指导意见》。令张杰不由得感慨的是,恒天集团过去5年来,正是遵循一条市场化改革的探索路径,经过激烈的市场竞争洗礼,令一家濒于“关门”的央企焕发新生。

恒天集团是一家老牌国企,成立于1998年9月,由原国家纺织工业部所属的6家公司组建而成,近年来通过资本运作、市场化管理改革等方式,已经涉足多个产业领域。目前该集团共有纺织机械、商用车、纺织贸易三大主业,包括纺机机械、纺织贸易、新型纤维材料、商用车及工程机械、金融和文化地产等六大业务单元。

“国有企业按照这个文件的指导来改革,一定会有更好的结果和发展,因为这里面提到的改革路径我们几乎都实践过。”作为一家处于充分竞争行业的商业类国企,恒天集团近年来的探索实践或可视作国企改革的一个样本来透视。

混合所有制改革:国资可以不当大股东了

此次《指导意见》明确提出,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引入非国有资本参与国有企业改革,鼓励国有资本以多种方式入股非国有企业,探索实行混合所有制企业员工持股。

恒天集团的股权结构是怎样的?张杰透露说,扣除资不抵债的公司后,恒天集团是央企中第一家在集团母公司层面,社会资本所占比例超过国有资本的央企。他进一步解释说,近年来,恒天集团通过引入民资,探索股权多元化,建立母子公司治理体系,集团整体混合所有制比例已经高达87%。

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过程中,恒天集团堪称以社会资本带动国有资本保值增值的典型样本。

“如果没有社会资本参与发展的话,整个集团也有可能资不抵债,过不下去了。”2008年,张杰刚来到恒天集团任职时,这家以纺织机械和纺织贸易起家的央企正面临着生死存亡的考验。“当时银行快要查封我们的账户了,国资委也让我们‘找婆家’”。

几乎从张杰担任董事长开始,恒天集团就开始了频繁的混合所有制改革实践。以机械制造板块为例,恒天集团先后收购了长天九五、立信工业、欧瑞康非织造布设备业务单元等全部或部分股权,其中有民营大佬,也有外资巨头。

恒天集团还通过资本运作转让下属子集团股份,一方面吸纳非国有资本进入,带动国有资本增值保值,另一方面给集团带来更多的资本积累。去年,恒天集团通过出让中国服装、恒天天鹅两家上市公司的股权,共回收20多亿元现金。

回顾恒天集团混合所有制改革历程,张杰认为企业只有建立明晰的产权制度,才能诞生好的管理制度,国企才能有改革发展的紧迫感。

“未来国企改革想要达到的那个节点——混合所有制中,国资也能不当大股东,其实我们已经达到了。”混和所有制改革令恒天集团尝到甜头,张杰的体会是,通过混合所有制改革,国有资产实现了增值保值,安全性大大提高,并且使国有资产的布局更加合理优化。

“我们深刻体会到,改革是恒天得以重生和重建的良药。”张杰总结道。

尊重国企经营自主选择权

有人将国企与“效率低下、缺乏竞争”画等号,而恒天集团的改革实践表明,以市场化改革为方向,遵循市场规律,国企同样能走出一片天。对于国企如何增强自身市场竞争力?张杰的答案是,首要的是尊重国企的市场主体地位,按照市场原则管理国企。

对于《指导意见》,张杰印象最深的是:强调依法落实企业自主权。切实落实和维护董事会依法行使重大决策、选人用人、薪酬分配等权利,保障经理层经营自主权,法无授权任何部门和机构不得干预。

在张杰看来,国有企业要做大做强做优,要参与全球竞争,就应当按照市场化企业来经营管理,尊重其市场主体地位,各种机构和部门不能干预过多。“归其根本,就是要尊重国企经营方向的自主选择权”。

从恒天集团的实践来看,与混合所有制改革相伴而行的,正是产业的多元化发展和经营方向的自我选择。

1998年刚成立时,恒天集团的主营业务是纺织机械、纺织服装生产与贸易,业务结构较为单一。混合所有制改革开始后,恒天集团实现了股权的多样化和资本的积累,进而逐步建立了多元化的产业结构。

近年来,恒天集团通过参股、控股、设立子公司等方式,相继涉足了多个产业和细分领域。例如,恒天集团控股或参股了恒天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中融信托等金融和投资管理企业,以及主营汽车和机械制造的恒天凯马股份有限公司。

在企业管理体制上,恒天集团实施了集团总部向战略管控型总部转型,把事业部做实,成为运营管控型的子集团,实施母子公司管理体制,规范子公司董事会运作。

“如果我们还是按照过去的管理方式,还是留在原来那个纺织机械的产业里面,我们做了十几年也不会发展到现在这样。”张杰认为,企业的创新能力和更多的可能性往往就体现在产业的选择上。

在他看来,国企的市场化改革中最重要的就是尊重其市场选择权和经营自主权。尤其在互联网时代,国企如果不能把握好自身的市场主体地位,就不能扮演好自己的市场角色。

市场化薪酬:职业经理人能比老总拿得多

如果说市场选择权和经营自主权决定了国企将会往哪儿走,那么国企的现代企业制度,尤其是薪酬制度则影响着国企能走多远、走多快。

在张杰看来,在接下来的国企改革进程中,尤其值得注意的是薪酬制度的调整。他认为,国企的人才薪酬制度应该尊重市场规律,要靠市场激励调动积极性,才有利于提升人才竞争力。

《指导意见》中提出,对党中央、国务院和地方党委、政府及其部门任命的国有企业领导人员,合理确定基本年薪、绩效年薪和任期激励收入。对市场化选聘的职业经理人实行市场化薪酬分配机制,可以采取多种方式探索完善中长期激励机制。

对此,张杰予以“点赞”。他介绍,恒天集团的薪酬制度早就实行了市场化和多元化改革,这在集团下属的二三级企业中尤其明显。他举例说,集团下属的很多二三级企业实行员工持股、高管持股,而中融信托、恒天财富等下属企业还采取了合伙人制,职业经理人拥有30%左右的分红权。

在恒天,比张杰工资高并不鲜见。全球印染设备企业香港立信工业集团在被恒天集团并购后,其CEO年薪是张杰的10倍。

张杰认为,对国企“一把手”之下的人才薪酬应该尊重市场规律,尤其是下属的二三级公司更应如此。在他看来,国企的薪酬制度正是其自主经营的权利之一,是企业的合法权益,应该由企业依法自主决定。

“企业要想做好,需要优秀的人才,靠的就是薪酬激励和价值导向,改革的方向需要按照尊重人的基本需求去设计薪酬制度。”张杰建议,市场化的国企薪酬制度要按照分类管理的原则设计,并与国企业绩挂钩。

《指导意见》的下发,对恒天集团而言,又一次站在改革新起点上。张杰对未来改革“充满信心”,他已经把恒天集团未来5年发展路径和改革成果作为落实国企改革方略的检验。

(本文章摘自9月14日《中国青年报》)